Home
>
四平井盖制造有限公司
>
四平徐州金牛井盖制造有限公
四平徐州金牛井盖制造有限公

time:2019-12-09 13:09:02

author:河北盘古制造有限公司

【Font size: big medium smail

本文由河北盘古制造有限公司提供,重点介绍了徐州金牛井盖制造有限公相关内容。河北盘古制造有限公司专业提供文成井盖制造有限公司,浙江省兰溪市大地窨井盖制造厂,制造烟井盖有砂等多项产品服务。我司的产品因其精良的制作水准,超高的性价比在业内广为称赞,远销国内外。

徐州金牛井盖制造有限公徐州作为华东重镇,淮海地区中心,交通便利,战略地位重要。从徐州出发,北到北京700公里,西到西安800公里,南到上海600公里,可以说,徐州处于中国中东部地区南北东西交汇的中心,素有五省通衢(指古代直隶、山东、河南、江南、浙江五省)的说法。

这种交通上得天独厚的位置,造就了徐州在国内的重要地位。本文拣取几个方面,简要探讨徐州的兴衰以及发展中面临的瓶颈。

南国锁钥 北国门户 徐州东近黄海,西连中原,北倚泰山和沂蒙山系,南顾江淮平原。由此向东西南北挺进,都如高山流水势不可挡。有人形象地比喻,徐州是中国东部的“腰眼”,是中国南北的“咽喉”,均属要害位置,适宜两军决战。

徐州古称彭城,已有5000多年文明史。帝尧时建大彭氏国。大禹治水,把全国疆域分为九州,徐州即为九州之一,彭城邑成为这一区域的中心城市。

春秋战国时期,彭城为宋邑,徐国国都。战国时期,徐州处于齐、魏、楚三大国的交汇地带,各大国对于徐州的争夺非常激烈。公元前334年,魏惠王与齐威王在徐州相互称王,史称“徐州相王”。

秦汉之际,西楚霸王项羽建都彭城,汉高祖刘邦及其开国大臣萧何、曹参大多来自徐州附近的丰沛地区,因此徐州又有“千年龙飞地、一代帝王乡”之誉。

彭城还是西汉、东汉、三国时曹魏和西晋等三朝封国的国都,长达500多年。隋时设徐州,后改彭城增添郡,治彭城。唐初,徐州与彭城郡名称多次互易,中后期为节度使驻地。五代时各朝置有徐州,治彭城,领7县。宋、元两朝都置徐州,属归德府。

明初徐州曾属凤阳府,直隶京师,后属南直隶。清初,徐州先后为江南省和江苏省所属直隶州,雍正十一年(公元1733年)升为徐州府,辖领1州7县。民国初,徐州府废,府地附郭铜山县,后曾设徐海道,治所在铜山(徐州)。

历史上,黄兴曾这样评价徐州的战略地位:“南不得此,无以图冀东;北不得此,无以窥江东,是胜负转战之地。”如此紧要的交通战略位置,使得历史上各方尤其重视对徐州的争夺。

东晋末年,刘裕北伐,多是从徐州出兵,进击山东、河南、陕西。南北朝对峙,元嘉末年,北魏得徐州,南北均势开始被打破。南陈末年,陈将吴明彻携收复淮南之威,北上进攻徐州,为北周大将军王轨所败,南朝灭国已在朝夕之间。

近代以来,日本与国军曾爆发徐州会战。解放战争时期,解放军以徐州为圆心发动淮海战役歼灭了国军最后的精锐,蒋公败局已定。

徐州地处南北扼要,不同于江南、幽燕、关中、巴蜀,居于中国大棋盘的四周,背部无威胁,可以一致向内。徐州地处关洛(传统政治中心)、幽燕(北方边疆政治中心)、江南(财政支柱)三个重要地区的连接部,在军事上,也往往易于遭受各个方向的被攻击。刘邦都长安,成就汉家400年天下。项羽都彭城,仅仅4年,就落得乌江自刎。

四年而亡。此非项羽不够勇武,徐州地理上易攻难守是一大原因。项羽分封十八路诸侯,将易守难攻、四塞之国的关中分给不得民心的三个秦朝降将,导致被刘邦轻易夺取。河北的分封不均,导致张耳、陈余内战。山东的分封不均,导致田荣起兵从背后威胁彭城。九江王英布封在江西、安徽,后来反水刘邦。

彭城地处大平原的中心,要面对来自西、北、南三面威胁,纵然项羽有不世之勇武,也无法填补自己为自己挖下的巨坑,只能落的兵败而亡,令人惋惜。

中近世徐州衰落的原因 中国历史的发展,就是经济中心和政治中心以河南山西关中平原为三角形顶点,经济重心不断向江南转移,政治重心不断向北京转移的过程。徐州处于这个大三角形底边的中点,属于南北交通的中枢地带,但是在元明清三代,存在感却略低。

其关键在于,黄河决堤不仅深刻改变了淮海地区的生态和经济面貌,也对徐州的发展造成了致命的打击。1128年,宋将杜充为了抵御金兵决黄河大堤,导致黄河经徐州南徙夺淮入海,一直到1855年北归,黄河南徙长达700余年,黄河携带大量泥沙进入下游地区。

西汉时期的江苏海岸线

史书记载,徐州地区河患“始汉瓠子,横溃于宋,糜烂于元明”。明代尤为突出,据民国《铜山县志》记载,自万历元年至三十五年的30多年间,徐州地区水灾即达16次之多。而且水灾后果相当严重,它扰乱了自然水系,在平地上留下了大片沙地、沙丘和岗地、洼地,把原先农业生产很发达的地区,变成了旱、涝、沙、碱的常灾区。

到清代晚期。这灾害频率(85.7%)真是令人发指。。

同治皇帝时期的《徐州府志》记载:“盖自(黄)河水荡决,黄沙无垠,徐下邑多被其患,向所称诸物产,或荒淤不复生。”

大水带来的不仅仅是自然环境和经济财产的损失,更重要的还有社会秩序的崩溃。大水过后,地貌大变,原有田界、地界消失无踪,一代甚至数代人的财富毁于一旦,引发的是社会结构的解体,继而就是王朝动乱。

苏北1904-1914年灾民

以徐州为中心的黄淮地区正是黄河泛滥的直接受害者,另一方面也造成了这一地区长期的落后与动乱。元末黄河泛滥,至正四年(1344)五月,黄河暴溢,北决白茅堤、金堤(今河南兰考东北)。沿河州郡先遇水灾,又遭旱灾、瘟疫,灾区人民死者过半。元政府强征民工15万人开凿两百八十里新河道,意图使黄河东去,合淮河入海。

淮安五坝图与黄河夺淮入海

然而贪官污吏克扣河工工钱,最终“石人一只眼,挑动黄河天下反”,引发红巾军大起义,以安徽为中心的黄淮地区战火冲天,诸侯并起,葬送了元王朝。

清末1855年,黄河决口,鲁南、皖北、苏北大批灾民流离失所,纷纷加入捻军。清末,山东郓城、巨野、单县、曹县、菏泽等地大刀会、义和团等民间组织强横,义和团最终进了北京、天津。黄河决堤造成黄淮地区恶劣的社会生态和脆弱的自然环境,给徐州的发展蒙上了一层厚厚的阴影。

黄河水冲着鲁南、皖北、苏北蔓延而来。。

再者,黄河的泛滥,导致经过徐州的大运河最终改道,也导致了徐州的没落。明代徐州为南北大运河“咽喉命脉所关,最为紧要”的地段,号称“五省通衢”。明朝后叶,有人建议开挖从韩庄经台儿庄到淮安的泇运河(即韩庄运河),以避黄河徐州、吕梁黄泛之险,保证漕船顺利通行。

1604年,李化龙开通了由夏镇经台儿庄到邳州的这段运河,史称泇运河,成为徐州由盛到衰的转折点,时人叹息“行旅不复取道彭城,其管洪主事,高枕空垒,无一客可延接矣”。

徐州的复兴 近代徐州的复兴得益于两点,津浦铁路的开通和煤炭工业的发展。铁路的开通,使得徐州重新夺回因大运河改道而失去的交通枢纽地位。煤炭工业的发展,使得徐州发展起一套重工业产业体系,奠定了经济上在黄淮地区一枝独秀的地位。

徐州是中国重要的煤炭产地,也是华东地区的电力基地。其中煤炭储量69亿吨,占江苏省90%以上。1882年开始,官督商办的利国驿煤铁局开始运营,之后历经晚清民国,发展出机车车辆修理厂,利国铁矿、宝兴面粉厂、江北火柴厂、耀华电灯厂、电话局 、铁工厂、蛋品厂 、印刷厂等工矿企业 。

徐州煤矿(现已关停)

1930 年代前后 ,榨油 、酿造 、面粉 、火柴 、皮毛、纺织等轻工业和手工业在徐州发展较为兴盛。到 1936 年,徐州的人口增加到 13 万以上,成为苏、鲁、豫、皖四省交界地区第一大城市和工农业产品的集散中心。

1938年的徐州街景,数不清的店面,骑自行车巡逻的警察。

建国以后,国家和江苏省大力支持徐州地区煤炭工业发展,在建设煤 、电为主的能源工业的同时 ,发展了以煤化工、生物化工为特色的化学工业 ,以工程机械 、矿山机械为重点的机械工业,以水泥为主体的建材工业,以日用消费品为特色的轻工业等工业体系。徐州也因此成为黄淮海地区的工业重镇。徐州金牛井盖制造有限公

进入新世纪,随着煤炭资源的日趋枯竭,以及国家大力推动煤炭去产能计划,徐州也面临资源型城市转型的课题。

徐州依托自身资源禀赋,发展起以徐工集团为龙头的装备制造业,以东南钢铁、牛头山钢铁等企业为龙头的冶金产业,以大屯铝业为龙头的建材产业,以淮海中联、徐州中联为龙头的水泥产业,以徐矿集团为龙头的能源产业,基本实现了从老工业基地城市到现代工业城市的转变。2016年,徐州市GDP为5808亿元,排在江苏第5位,中国排名第31位。

煤机展上某徐工设备(⊙o⊙)…

领导淮海经济区? 1986年,江苏、山东、河南、安徽四省20个地级市成立淮海经济区,意图打造中国东部沿海继京津冀、长三角、珠三角之外第四个沿海经济带。

徐州作为淮海地区中心城市,其中既蕴含着希望,也承载着压力。然而30年过后,很难说徐州很好地承担得起这个重担。其中既有内因,又有外因。

诚然,徐州实力在淮海地区属于翘楚,然而却远非一骑绝尘。GDP并非衡量城市发展水平的唯一指标,但是却是城市发展的最重要指标。

2016年,徐州市GDP为5808亿元,同期鲁南的济宁GDP为4620亿元,临沂市GDP为4305亿元。徐州相对于以上两市并不算大的优势,在省际竞争中,被进一步削弱。

这内陆三城比起来,徐州的优势还真不大

长期以来,江苏、山东两省经济总量分居全国2、3位,两省在沿海发展中处于竞争地位。对于同处淮海经济区的鲁南、苏北自然也处于竞争状态。江苏提出以徐州为中心建立徐州、连云港为核心的东陇海产业带,山东相对提出以日照、临沂、枣庄、济宁、菏泽五市组成“鲁南城市带”。

江苏提出将连云港建设成为亚欧大陆桥头堡,山东也提出将日照建立成为新的亚欧大陆桥头堡,两港之间在货物进出口上基本处于同质竞争状态。这样,淮海经济带内相对发达的苏北、鲁南长期处于竞争状态,相对落后的皖北、豫东积极性又不高,整个地区难以捏成一条绳。

从地域上看,徐州距离连云港205公里,距离济宁190公里,距离菏泽240公里,距离商丘170公里,距离淮安184公里。在一个相对较分散的区域内,以徐州相对苏、锡、宁、济、青等相对较弱的经济实力,也难以发挥辐射作用。徐州金牛井盖制造有限公

以苏南为例,苏、镇、常、锡、宁相互之间,最远不过80公里,最近只有40公里,正是因为城市之间的密集,才能更好的发挥产业集聚、共同发展的效果。

徐州仅为地级市,自身级别过低,也限制了徐州作用的发挥。沿海横向上比,长三角地带有上海一个直辖市、南京、杭州两个副省级省会城市和苏州一个计划单列市。山东省有济南一个副省级省会城市,和青岛一个计划单列市。沿陇海经济带纵向上比,河南有新晋国家中心城市郑州挑大梁,陕西有副省级省会城市西安一枝独秀。

此外,淮海经济区四个板块,也是各自省内相对遗忘的地带。江苏的发展重点是沿江和苏南,苏北成了江苏省的一个薄弱地区;山东的重点是胶济铁路沿线,从济南到青岛形成了“济南都市圈”和胶东半岛城市群,鲁西南被边缘化;安徽的重点是合肥和皖江沿线;河南的重点是以郑州为中心的中原城市群,豫东长期属于落后地区。

从国家政策上看,2017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,明确提出建设京津冀协同发展、长江经济带发展、“一带一路”建设三大战略。吊诡的是,京津冀协同发展徐州沾不上边,长江经济带又难以惠及苏北,一带一路18个省份更是没有提到江苏,遑论徐州,三大区域发展战略完美省略徐州。

目前的情形下,鲁南各市更倾向于抱济南、青岛大腿,淮安、盐城、宿迁则倾向于苏南上海。皖北、豫东基础太差,与徐州产业互补性又不强。徐州虽在几何意义上有淮海地区中心城市之名,却难有实际意义。因此,徐州是孤独的。

展望未来,徐州想发展,必须是基于周围城市一起共同发展,正应了一句广告词“大家好,才是真的好”。然而目前看,前路依旧漫漫。

欢迎关注我局微信公号:diqiuzhishiju(地球知识局)

Reprint please indicate:http://siping.jgzzgs.com/jgzz-1292.html